Scroll
2018-09-03  承德网站建设

极简主义意味着全部吗?

 首先,交代一些背景:


  我正在读一本由Brian Christian和Tom Griffiths合著的书——《指导生活的算法》。书的内容旨在展示计算机算法是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例如:在决定租哪间公寓之前需要考虑多少备选项(顺便说一下,答案是你计划去实地参观的公寓总数的37%);或者如何快速配对混合在洗衣机里的袜子。


这是一本有趣的、信息量丰富且极具启发性的书,绝对值得一读,特别是从事产品设计、行为设计、用户体验设计……或是任何类型设计的设计师们。


缓存(Caching)


  当我读到“缓存算法”这部分内容的时候,对“可用性”、“设计”以及它们与“极简化”(Minimization)之间的关联产生了一系列想法。


简单来讲,“缓存”是指将(超大数量的)事物通过层级结构组织起来,以便我们始终能够以最小的成本找到所需的信息。举例来说,这就像是你将最近所学相关的书籍放在书桌上,而将其余的放在书架上。对于计算机来说,书桌相当于缓存,书架则是内存。


  书的第 88 页引用了 Laszlo Belady1966 年发表的论文中的一句话,这篇论文被誉为近 15 年来计算机科学领域最重要的文章之一。


Belady 写道:


  “缓存管理的目的,是将由于在缓存中无法找到所需内容而转去更慢的内存中进行查找的次数将至最低。”


  客观来讲,当谈论起极简化的重要性时,我会想起我们在定义一款产品的可用性时所遇到的一些问题。


可用性意味着极简化吗?


  极简化本质上与数字有关,而数字本身是客观的(你如何理解它们完全是另一回事,在这一点上《指导生活的算法》再次变得非常有帮助)。所以,与其笼统地谈论产品可用性的问题,也许我们更应该首先对“要简化哪些东西”进行明确地定义。


  由此我开始思考所有那些我们为了最大限度地提高可用性而简化了的东西:完成一个任务花费的时间,用户遇到的报错数量(防错原理 *1),表单字段的数量,完成订单所需的步骤数等等。然后我列出了以下联想:




日本人是终极的极简主义者


更快(极简化时间)的页面转化率更高。


留白(极简化内容密度)感觉更好。


少即是多(极简化任何事都更好)。


为什么斯堪的纳维亚人更快乐而日本人活得更久(极简主义的生活和饮食)。


做到简单(极简的概念、想法、产品等)是困难的,因为它非常有价值。


极简化认知负荷对产品的可用性至关重要。


极简主义是包豪斯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


语音交互(Siri, Google Now, Alexa 等)在 VR/AR(至少在初期)场景中具有优势,因为它们的交互成本更低(极简化成本)。


  正如你所见,这只是一系列想法的罗列,并没有经过深思熟虑;不过,我觉得这些想法至少表明了可用性与极简化的深度交织。


  设计就是做到极简化吗?并不是。


  为什么呢?因为设计是可以解决问题的,而极简主义并不总能解决手头的问题。


证据1:当事物的耗时比我们预期的要短时,反而会导致我们失去对它的信任或者降低感知到的价值。比如这条 Hacker News 的新闻 * 2 以及引发了这条新闻的 Dan Ariely 的视频 *3。


证据2:要求同时留下姓名和邮箱地址比只要求留邮箱地址的转化率更高。(我找不到在哪里读到这一点了,也许是Nick Kolenda 或者 CXL 博客。)原因是什么?这背后最主要的驱动力就是 Cialdini提出的一致性原则*4。输入自己的名字是最简单的任务,所以这不算什么。相比于仅需填写邮箱,我们在先输入名字之后,会在不经意间更有动力去输入邮箱,进而完成转化。




上一篇:一个卓越的企业网站所具备的四项标准
下一篇:承德酒店网站建设不可缺